用户登录    
新供给主义经济学
2017-09-20 15:06:00  

 

 

  回顾历史,任何一次经济危机时期都是经济学创新最活跃时期,比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诞生了凯恩斯主义,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滞胀诞生了供给学派等。然而本次经济危机后,西方经济学界却一片沉寂,相反中国经济学界则创新勃发,新结构主义、新供给主义、新财税主义等中国本土经济学创新相继浮出水面,其中要属新供给主义经济学派风头最劲。

  提到“新供给主义经济学”一词,从字面上看往往会有两种理解,一种是“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强调的是这是研究“新供给”的经济学,另一种是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强调的是一种新的“供给经济学”,滕泰的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属于哪一种呢,我认为属于第一种。因为在他的书中,通篇都是强调“新供给”,研究“新供给”,并且总结出非常多的关于“新供给”的经济学规律,这也构成了其最新出版的《新供给主义经济学》一书的核心内容。

  作为学界中人,我认为滕泰提出的新供给主义经济学最大的亮点,是从新供给的角度重塑了宏观经济学的经济周期理论,他将“新供给”引发的经济周期分为了“供给形成”、“供给扩张”、“供给成熟”、“供给老化”四个阶段,这其实与传统经济学中经济周期的复苏、繁荣、衰退、萧条四个阶段基本相对应,只不过滕泰的理论更好地解释了为何经济周期会分为这四个阶段,更好地揭示了经济发展的本质规律。

  我认为,滕泰对新供给的分类对经济发展也很有指导意义,传统上提到供给往往会默认为产品的供给,但是这样理解显然是太简单了。在书中,他将新供给分为四类,分别是新产品、新商业模式、新资源要素、新制度四大方面,他认为这四个方面的创新都可以给经济带来爆发式增长,在新商业模式带动经济发展方面比如共享单车、网约车、电商、网络外卖等都是新商业模式推动经济发展,关乎新资源要素,滕泰在书中举的是石油的案例,但是太阳能、页岩气作为新资源要素推动经济发展的案例更为合适,比如美国就是因为发现了页岩气这一新资源要素让美国重新取得资源优势,新制度推动经济发展最典型的就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家庭承包制度,这一制度在不改革任何资源要素的前提下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

  将新供给进行细致划分对我们的启示是,当我们在为经济寻求潜力时,可以从这四个方面入手,而不必紧紧盯住新产品、新技术一个方面,这样我们的思路就会更宽,视野更广,更容易取得突破。从本轮经济危机来看,中国和美国是从不同方面实现经济突破的,比如中国更多依赖移动互联网新商业模式的驱动,而美国更依赖页岩气这类新资源要素的出现。

  在滕泰的理论体系中,阻碍供给的因素被称为“供给约束”,“供给约束”又可以分为“直接约束”和“间接约束”,直接约束是指一些非市场因素对供给数量、供给价格或供给主体等进行限额或准入性限制,进而导致市场参与者受限和有效供给不足的供给约束,主要包括行政管制和行政垄断等。其实“直接约束”看得见,也容易破除,而间接约束则更加隐蔽,是指由于货币政策或财政政策导致的企业融资成本或税收成本上升,进而使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并导致新供给无法形成或有效供给减少。

  笔者根据滕泰的研究框架进一步发现,中国一直在破除直接约束上发力,而没有在间接约束上发力,比如简政放权就是典型的破除直接约束。当前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核心障碍明显在于“间接供给”的约束,而非直接供给的约束。

  在破除间接约束方面,我非常赞同滕泰提出的降低融资成本比减税更重要的观点,根据笔者做过的测算,目前中国包含银行体系和影子银行体系在内的在中国企业融资余额超过100万亿,只要降低一个点的企业融资成本就可以为企业增加利润1万亿,而去年大规模的 “营改增”也仅仅减税5700亿,仅为企业融资成本降低一个点的一半左右。目前中国企业融资成本很高,至少还有三个点左右的降低空间,为企业减税规模将是营改增的五倍。

  在经济学界,供给学派一般被归类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一个分支,这是因为供给学派所主张的比如反垄断、解除管制、民营化和自由化、大幅减税等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主张非常接近,但其实了解供给学派的人则不这样认为。供给学派也主张干预,而且认为干预的重点在供给方面,而非需求方面,滕泰的新供给主义经济学认为,经济周期衰退的根本原因主要在于供给结构老化所造成的供给创造需求效率降低,而政府通过结构性改革可以引导要素从供给老化的产业向新供给形成和扩张的行业转移。政府可以发力的地方有这么几个:一,打通要素市场,二,鼓励老供给的更新改造,三,鼓励收购兼并,四,引导、孵化新供给。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应致力于建设“有效市场”,做“有为政府”。虽然新供给的出现都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但是一出现苗头,确立趋势,政府就应该开始介入并扶持。

来源:省委新闻网   编辑:阮志刚
  最新文章>>
工委简介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机关作风投诉 | 网站投稿
地址:南京市北京西路70号江苏省委省级机关工作委员会 E-mail:gw@jsdj.gov.cn
苏ICP备100312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