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回家的路很短 文明的路很长
2017-11-30 14:14:00  

  至少10年前,曾有则趣闻流传很广:南京军区一首长下部队调研,中巴车刚从江苏进入安徽境内,仍在休息的首长连眼皮也没抬,就说:“到安徽了吧!”众人皆以为奇,纷纷称赞首长“运筹帷幄、神机妙算,山川沟壑了然于胸……”不料首长两眼一睁,对众人奉承之辞嗤之以鼻:“我一上车就打盹了,哪有那么神?你们不觉得每次一从江苏进入安徽路就开始颠了起来?!不用睁眼,也知道到安徽境内了!”

  虽是笑话,但也真实反映了当时两省的发展差距和作为安徽人的无奈。时过境迁,随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的加快,近年来安徽省综合实力不断提升,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尽管与江苏仍存在较大差距,但至少在交通上有了极大的改观。特别是我的老家滁州市凤阳县,作为南京都市圈的近邻,受发达经济圈的辐射和影响更显而易见。我虽是安徽人,但与室里老家在外地的江苏籍同事相比,反而距离老家是最近的,路程用时是最短的。尤其是老家拆迁安置后,全程高速下来,出口距离小区不到2公里,新修的水泥路笔直宽阔、四通八达,交通非常的快速便捷。

  同以前比,路好走了,回家过春节的心情自然万分愉悦舒畅。

  老家拆迁安置小区占地203亩,68幢楼(含廉租房、幼儿园、菜市场等),居住人口近8000人。过年的几天里,与亲朋好友相聚中,感到大多数人对城镇化进程比较满意,但也有些群众特别是年纪比较大的人不愿拆迁住楼房,除了爬楼不适应外,最主要的是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没有生活的来源,大多无所事事,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晒太阳,甚至有的老人每晚要走到原来的村庄土地上看一眼才能回家入睡。

  在老家的几天里,发现居民中成年人大多是喝酒、打麻将甚至赌博,青少年借当今发达的通讯网络大多在家上网聊天玩游戏,原先过年时热闹的舞龙舞狮、锣鼓、凤阳花鼓表演不见了踪迹,年味变得很淡,过年越来越像一次全国性的家庭聚餐和打牌消遣的专门时节。总的感到农村的传统文化习俗正在逐渐消失,作为居民的市民意识还没有树立,小区居民精神文化生活处于空白迷惘和多元无序的状态。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农民自身存在的问题,也有整个社会大环境背景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点:

  1.公共财力支持不够。走访发现,如此大规模的安置小区,居然没有公共服务中心和活动场所,就连一些简易的健身器材也没有设置,更不用说图书室、电子阅览室了。文化硬件设施的不全,导致社区公共文化活动无法开展,满足不了社区居民的正常需求。由于安置社区没有纳入城市社区管理体系,各级政府和部门也没想过要通过调拨公共财政经费,或者在集中财力办大事思想的指导下不愿拿出一部分经费用于安置社区文化设施建设。

  2.社区组织管理不力。印象中小区环境卫生脏乱差,不少拆迁“暴发户”买的私家车占用公共绿地乱停乱放,物业部门除了看门外,基本上没有作为。曾当过村干部的堂哥聊天中反映,社区居委会与村委会虽是两块牌子,但基本上是一套人马。一方面在管理思维上仍是原来农村的那一套,文化建设的意识淡薄。另一方面,财务管理资金上容易“打架”,既要承担原行政村的基础设施维护、经济发展工作,又承担大量来自政府职能部门对社区的指令性任务,在社区公共事务和居民服务上投入较少,积极引导农民向城市社区居民转变、丰富居民业余精神文化生活上工作有所缺失。

  3.社区自治组织缺位。以前村里过年组织文化活动,除了各级政府职能部门组织引导外,更多的是靠大家公认村里的“文化能人”带领一班人马自发组织的,那时的人们没钱但有闲,都比较积极主动。但现在进了社区后,这样的能人和组织没有了。一是拆迁安置小区居民仍是小农思想,习惯于被动接受管理,缺乏城市居民“共建共享”意识,甚至都不知道业主委员会是干什么的,社区的自我管理组织功能没有得到发挥。二是承担社区管理辅助功能的各类社会组织如楼道小组长、老年协会、文化社团、志愿者组织更无从谈起,处于群龙无首、各人顾各人的状态。

  4.传统文化技艺失承。记得小时候,每个村几乎都有各自的业务文化团队,有的舞龙好,有的舞狮好,有的锣鼓好,有的唢呐好,各有特色。一进入腊月,在业余团队带头人的召集下,团队成员甩掉一年农忙的劳累,操练起各自拿手的技艺,就等县里组织的从年初一到元宵节之间的乡镇文艺汇演,走街串巷,比试技艺,互相较劲,热闹非凡。但这种场面有多年没有见到了,春节期间县里目前也还有此类表演,但更多的是象征性的完成任务一般,社区里没有一点动静和热闹景象。一方面,农村里会传统技艺的人逐渐老去,年轻人热衷于网络和大城市的繁华,除了家族式传承外,很少有人愿意学习了,而且大都是团队,缺了任何一门技艺都搞不起来。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生活节奏加快,人们关注更多的是努力打工赚钱,有些会技艺的外出打工直到年三十才能赶回来,根本没有时间练习和彩排,活动自然无法组织起来。

  拆迁安置小区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文化建设这一方面,作出努力的也不仅仅是各级政府职能部门和社区居民自身,更需要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研究,当然这里有一段相当漫长的路要走。结合当前现状和条件而言,个人以为应做好以下几点工作:

  一是思想上要高度重视。拆迁安置社区文化建设不是件小事,承载并折射出很多社会问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经济收入指标自然是“硬杠杠”,但并不是唯一指标。社会文明程度不能以老百姓的腰包来衡量,作为“软实力”的文化建设不可或缺,而且相当重要。特别是征地拆迁过程中产生和积累的政府与农民之间的矛盾,迫切需要得到有效化解,否则失去土地的农民虽然进了城,但精神文化上空白与缺失必将产生新的社会矛盾和不稳定因素。所以,各级政府在加快经济发展的同时,必须高度重视做好拆迁安置社区的文化建设,把农民进城后的“下篇文章”做好。

  二是组织上要加强领导。实践证明,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只要各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特别是村委会、居委会,真正从社区居民的精神文化需求出发,就能广泛发动群众参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旋律就能得到普遍弘扬,有力促进和谐社会的文明进程。一个是,加大公共事业财政投入,设立公共服务中心和活动场所,以及图书室、电子阅览室、健身场等,让居民有健康休闲娱乐和聚会的场地。另一个,积极引导成立各类社会组织,通过业主委员会、文化团体、老年协会、志愿者服务组织等有效平台,发挥居民自我管理服务的功能。再一个是,用足并增加社区文化事业编制,在人力资源招聘时,可优先招收文化艺术专业人才和艺术体育类老师安排到乡镇文化站和社区、学校。

  三是形式上要探索创新。社会时代的变迁,加之生活环境、生活方式的转变,必然要求社区文化建设要与之相适应。一个是“送”。各级政府和职能部门要继续抓好“送戏下乡”“送书下乡”等工作,采取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利用重大节假日等时机,宣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传统。另一个是“请”。注重加强对乡土文艺团体的培养和保护,从经济上给予一定补贴,精神上给予奖励,激发业余文化能人的积极性,主动邀请和鼓励他们参加文艺汇演、举办培训班等,抓好传统技艺的传承。再一个是“挖”。在坚持传统做法的同时,针对现在火热的广场舞、卡拉OK等群众性活动,可以通过举办比赛的方式,活跃居民业余文化生活,既增添了节日气氛,又倡导了积极健康的休闲娱乐方式。(省纪委信访室 杜永春)

来源:省纪委   作者:省纪委(省监察厅)  
  最新文章>>
工委简介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机关作风投诉 | 网站投稿
地址:南京市北京西路70号江苏省委省级机关工作委员会 E-mail:gw@jsdj.gov.cn
苏ICP备100312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