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劝返记(国外)
2017-12-07 14:41:00  

  湛蓝的大海、白色的沙滩、清新的空气,这是我对圣基茨和尼维斯这个岛国的美好回忆,印象最为深刻的,当属今年7月,我在这里的一段追逃经历。

  “怎么要给我准备这么多东西!太多了吧?”当妻子把十几包榨菜也塞进行李箱时,我忍不住问。妻子回答说:“得了吧,谁知道你这次出去又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多带点准没错!”

  6月29日,我们境外工作组一行六人,登上飞往加勒比海的航班,目的就是要成功劝返“百名红通人员”92号——任标。经过近40小时飞行和数次转机,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

  劝返工作并非一帆风顺。首先的困难,就是时差、湿热和“吃饭难”问题。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圣基茨和尼维斯物资较少且价格较贵,特别是蔬菜和水果奇缺。连续一个多星期的咖喱鸡块、炸土豆条的“轮番轰炸”,让我们这些吃惯大米饭的苏南人实在招架不住。好在有妻子塞给我的榨菜,成为我们吃饭喝粥时的“宝贝”;榨菜吃完后,“老干妈”、咸鸭蛋也成为餐桌上的“香饽饽”。

  生活上的困难被我们克服了,可劝返工作却因任标的不断反复,进展缓慢。对此,中央和省追逃办有关领导、市纪委主要负责人直接指挥、每天听取情况汇报,为劝返出谋划策。

  拉近心理距离,首先拉近地理距离。随后,两名负责谈判的同志搬到离任标住所只有100多米的公寓。随着接触次数增多,任标逐渐对工作组产生了信任。工作组趁热打铁,邀请任标和他的妻子郑某到工作组临时居所做饭、聚餐。

  “你们日子过得挺不错嘛,气色都很好!”我边择菜边问。“是啊,在这里生活简单、很有规律,而且这里环境优美,你们可以多住点时间啊!”郑某笑着说。

  “小郑,出来这么几年了,不想家吗?”我有意识地问。“怎么会不想啊,父母、亲朋都在国内,可有什么办法呢?”她苦笑一声,放慢了择菜速度,若有所思。

  “我看你们在这里也挺难受,想融进当地社会还是有难度的……”我说。“唉!”郑某长叹一声说,“我们虽然生活还能过下去,可在这里毕竟只是活着。我们从来没有去想将来,也不敢想,每当说到以后的打算时,都说不下去,刻意回避这些话题。”

  见此情形,境外工作组组长说:“反正没几天我们也要回国了,以后可能也不会再来了。不管怎样,今天把你们请到这儿,就是想和你们吃顿团圆饭,大家就像自己家人一样!”话音刚落,一向倔强的郑某双手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此刻,我们找到了劝返的切入点。随后,工作组坚守原则底线并综合运用政策感召等举措,最终使任标放弃幻想,回国归案。

  “任标愿意跟我们回国投案!”听到组长向后方工作组领导的汇报,全组同志并没有欢呼雀跃、激动鼓掌,而是长舒一口气,带着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到的淡淡微笑,如释重负、倍感欣慰……

  7月28日,当我们带着任标乘飞机从圣基茨机场盘旋升空时,透过明净的机窗,耀眼的阳光、白色的沙滩、湛蓝的海水瞬间映入眼帘,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加勒比画卷!上面似乎还写着:海外不是法外,外逃没有出路。

  (金小强 作者单位:江苏省无锡市纪委追逃办境外工作组)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编辑:周楠
工委简介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机关作风投诉 | 网站投稿
地址:南京市北京西路70号江苏省委省级机关工作委员会 E-mail:gw@jsdj.gov.cn
苏ICP备10031250号